高尔夫小说《爱在开罗时光》签赠及球赛举办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16:33:05 来源:188金宝搏-188金宝搏下载-188金宝搏官网点击:31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

  原标题:高尔夫小说《爱在开罗时光》签赠及球赛举办

  传播高球文化,传递暖情爱心!冬至节后的第一天,2018年12月23日,知名高球作家林健锋在佛山云东海高尔夫球会举办高尔夫小说《爱在开罗时光》签赠会,约60多名高尔夫球运动爱好者赶赴签赠现场,参加本次签赠活动及活动特别安排的高尔夫球联谊赛。

  《爱在开罗时光》是一部暖心的高尔夫爱情小说作品,于2017年底出版后,曾连续两个月登上广州购书中心畅销榜,备受关注。小说因以高尔夫球运动题材为主,也受到高尔夫球运动爱好者的青睐,高尔夫爱好者成为该书的主要传播者。为答谢高尔夫球爱好者的支持,林健锋特别举办了这一场创新模式的签名赠书活动。

  延伸阅读:远方不仅有田野和诗,还有爱情与高尔夫

  在这个文艺青年被污名化和妖魔化的年头,有一个长得不好看的小城文艺女青年,梦想着去巴黎唱歌剧。梦想让她感到自己并不平凡,因此她忽略脸上的暗疮,拒绝汉子的求婚,在小房间里一边缝制演出服一边跟着收音机学意大利语。幻想破灭后,在一个春天的夜晚,她穿上自制的珠光宝蓝色演出服,爬到高塔上跳下来,成为荒芜的小城一个模糊的剪影。这是《立春》里的王彩玲,在顾长卫的镜头下,她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不想过庸俗的生活,不打算在这儿发生爱情。”

  在王彩玲眼里,即便她的声音在一个春天的下午响彻整座小城,但依旧洗不掉这座落后的小城庸俗的空气。如果说庸俗的现实是一种苟且,苟且是小城生活的常态,那么逃离似乎在相对之下变成一个富有超越性的选择。

  正是这种庸俗,构成了现代人的罗曼蒂克衰亡史。

  既然现实的罗曼蒂克正在衰亡,我们就去远方发生爱情。

  远方的爱情有三个关键要素:异域、时限、一见钟情。

  异域天然地赋予爱情以轻盈。它远离柴米油盐,隔绝了生活的油腻。异域的风景中没有熟悉的街道拐角的回忆,也没有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和一起被挤过的早晚高峰,在散漫的时光中,两个人刚好在一个远离故乡的空间相遇、相知、相见恨晚。相见恨晚这个词,是“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”,人们已经演绎了几千年。古有汉代邹阳狱中书引“倾盖如故”的古谚,六朝谢灵运又有“相逢既若旧”之句,今有张爱玲念兹在兹的“你也在这里吗”等等,都为这个词着迷。异域的风景已然虚化,变成了情感的注脚。卡尔维诺笔下的城市“看不见风景”,他们在满是陌生风景的城市只看得见风景里的对方。

  异域空间形成了异质时间。时间被人为地切割,拉长,无限放大。这段时间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,只有现在的我和现在的你两个人,我们所要面临的命运清晰可见却又不可触摸:不早不晚地遇见,迫在眉睫的别离。美丽的事物都很快消逝,于是我们说:人生若只如初见,最美不过一瞬。

  这是一个适合做梦的空间,这是一些适合做梦的时间,于是一见钟情变成一件顺理成章的事。我们一直以为一见钟情是因为气味相投,实则它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总力加持。《诗经》中有一篇《野有蔓草》讲的就是一见钟情:“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!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!”一个男子在露珠晶莹的田野,偶然遇见了一位漂亮的姑娘,怦然心动。我们都追求一见钟情,多少是因为,一见钟情的底色是两个字:纯粹。在询问“车子、房子、票子”之前,我已经爱上了你。当形而下的金钱一直在扼杀这个人间的天真,纯粹是多么难得的东西。

  包含这三个元素的爱情,人们给它一个名字:罗曼蒂克,简称浪漫。

  和“纯粹”一样,浪漫是一件务虚的事。因为虚无缥缈,所以人们要给一见钟情设定一个时间,一个地点。只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这也婉转表达了一个俗世的真理:我们对远方的期待,实际上是对做梦的渴望。

  现代人为什么渴望做梦?因为现实中无梦可做,而且连做梦的空间和时间也被日渐剥夺,甚至连做梦的希望都在严峻的现实映衬下逐日变得虚妄。正如鲁迅的话:“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,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,不久都要闷死了,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。现在你大嚷起来,惊起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,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?”

  吃喝拉撒之外,现代人对庸俗的生活投放的超越之一,就是去远方做一个罗曼蒂克的梦。

  爱做梦的老头伍迪艾伦喜欢让人物的爱情发生在巴黎。一个有黄金时代情意结的美国作家,典型的文艺中年,固执、惆怅、郁郁不得志,在夜晚的塞纳河畔,他给自己一场雨的时间,去亲吻一个卖旧物的法国姑娘。

  “情话如诉”的杜拉斯写过一段发生在越南西贡的爱情故事。13岁的法国少女,三十多岁的中国男人,在越南,爱情野蛮生长。在湄公河,那时杜拉斯才十五岁半,他说他爱她直到他死。

  张爱玲让她笔下的上海女子和一个南洋男子在香港的相恋。一场战争除了成就了一段婚姻,还解构了一场爱情。他们是彼此的需求,也是彼此的想象,但唯独不是彼此的爱情。战争让香港变成一座孤城,盛世不再。当想象在一夕之间变得式微,两个可怜的灵魂才走到了一起。

  理查德·林克莱特给我们展现过一个奢侈的梦,这个梦化作三部电影,从1995年做到2013年。在这18年间,他让同一对人物爱在黎明破晓前、日落黄昏时、午夜降临前的维亚纳和巴黎。

  林健锋何许人也?他不仅是知名新锐作家、还是高尔夫球运动普及人。以前,他写过国内首部高尔夫题材商战小说《手腕》,深受读者喜爱,有“商场秀才”之美绰。

  相对于去巴黎和维也纳做梦,开罗也许是一个特别的选项。《一千零一夜》里有一句话:“未见过开罗的人等于未见过世界。”埃及除了有着奇瑰的文化和浩瀚的历史,在林健锋的描述里,还有满目琳琅的阿拉伯风情:“热情揽客的商贩与嘈杂的吆喝,还有四处弥漫的香料味与琳琅满目的小玩意”。

  埃及与中国曾有过深厚的缘分。今天,埃及作为中东人口最多的国家,是非洲大陆第三大经济体,亚非之间的陆地交通要冲,大西洋至印度洋之间海上航线的捷径,是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,可谓“一带一路”重要的支点国。过去,传递千年的丝绸之路,让中国和埃及这两个拥有古老文明的国度,被一代代充满冒险精神的商队所联系。跨越国界的分野,跨越语言的障碍,飞过沧海桑田,穿过沙漠与历史,在没有飞机的千年时光里,一条条丝路上流淌着动人心魄的传奇。

  发生在金字塔下的爱情是什么样?《爱在开罗时光》中的文健和谭百合跨越国境,远赴埃及,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鲜活的例子。他们爱情的绝好注脚,来自埃及的一句谚语:“人类怕时间,时间怕金字塔。”金字塔象征着崇高与永恒。文健给谭百合买了一个金字塔模型,说“金字塔代表我的爱情。”。谭百合则给文健买了一个狮身人面像,寓意守护。

  这本小说最特别的一点,除了把爱情与金字塔相连,还把罗曼蒂克和高尔夫相连。那是融合了独特的阿拉伯的风土人情,和北部非洲气候干燥,沙漠地形,简称的高尔夫球场,区别于一般高尔夫球场青山绿水的景观。在这里,林健锋塑造的罗曼蒂克有一种历史与现实的交错之美:一位沉稳成熟的业余高尔夫球手,一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年轻女子,在埃及几千年前的古迹前,一个距离故国一万三千公里的地方,爱情在沙漠中盛放。他们谈恋爱,聊历史,说典故,打高尔夫。在来埃及的飞机上,谭百合在旅游杂志上读到一句话:“在埃及金字塔下,与法老一起挥杆”,那瞬间她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身边偶遇的文健在金字塔下,一起挥杆漫步。那时候,他们认识不过几个小时。

  相遇之前,他们不会想到,他们会在埃及发生爱情。爱情的发生与执着无关,而与缘分正相关。

  缘分是一个连绵词。他和她本是两个独立的音节,自从他们相遇,变成了不可分割的整体。一旦分割,词义便发生逆转。

  这充分诠释了一句话:爱情的偶然和神秘闪现在时间长河中,最美不过这一瞬。然而,就是这一瞬,他和她还是他们,这就足以支撑,梦的最大意义。

  《月亮与六便士》提醒我们,除了弯腰捡六便士以外,你也经常有抬头看见月亮的时候。

  写过《月亮》的高晓松有一句话广为流传: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。”

  林健锋的《爱在开罗时光》则告诉我们,远方不仅有田野和诗,还有爱情和高尔夫。

  埃及首都开罗,一场高尔夫争霸赛正等待着富商文健。

  赛场外的一次偶遇,爱情瞬间发酵,他们的目光彼此追寻又彼此躲闪。一刻,也许便是一生。

  这是一杯泛着罗曼蒂克香气的左岸咖啡,爱情的角逐,与赛况同样的白热化。当铅华洗净,繁华落尽,他们能否找回彼此的初心,守护永恒的爱情?